鸽子先生🕊️卡瓶颈期

时间:2024-04-20 17:48:10



*妈的,我太特么倒霉了,回家的时候被突发的雷阵雨淋成了个落汤鸡,浑身湿透,幸好我有自知之明把手机放保鲜袋里了,在暴风暴雨了被风刮的树叶和刺刺的雨滴兜脸突袭,还看不清路,走错了路苦哈哈地走了十分钟才到家,家里停网停电,热水有但是家里没有吹风机,充电宝我没那东西,现在我手机电量15%(忧愁)

*所以只能赶忙发出来了。

*不太好的消息,我因为在雨天里走了半天还因为看不清路迷路待了好一会儿,被冷水暴揍后头还昏昏的,估计明天得发烧,可明天我tm的放假(失望)

*妈的,老天爷我求你,换个工作日发烧吧,把周末还给我。



*渣爹/屑爹深尾预警,私设剧情预警,但请放心,理智在线合情合理。

*对,这就是我提前写好却被全部搬到下章的内容。

*深尾真的很屑,我也想写正常一点,但是那样的话设定会矛盾(陷入沉思)

*深尾真的很屑!!

*很屑!很屑!初见没有那么温馨!!

*真的很屑——!(尖叫)



-



【



午后刚过,刺眼的太阳正高高悬挂至云上,微风轻抚树叶,矮树丛发出了“沙沙”声。


“吱呀——”


白色的门被拉开又合拢,“咔嚓”的声音响起,一只明显属于男性的手握着钥匙插入锁孔,扭动着锁上后拔出,镜头受限的原因只能看到对方修长健康的小腿,那人转过身,踏着不紧不慢的步伐向着右边走去。


镜头随着对方的动作移动着,同时异常缓慢地拉远,随着画面慢慢展开,能看到,门前左侧有一小片绿茵茵的草地,跟左侧的二层独栋前的草地连在一起,紧挨着屋子前的旷地有半米长的下凹,很敷衍地铺上了一些防止生长杂草的红木碎,洒得并不是很平均,有些地方没有被铺到,长出来几根杂草和倔强的黄色蒲公英花。


镜头停住,聚焦在红木碎中间,那儿拥簇着几丛攀着铁丝圈野蛮生长的红白玫瑰,从并不是很健康的花瓣来看,能看出主人基本没怎么管,接着画面忽然模糊,当镜头再次聚焦时,花丛模糊,一双被黑色裤腿包裹着的小腿出现在镜头中,对方路过了红白的玫瑰花丛,走向另一边。


镜头缓缓地随着步伐转到隔壁,那人终于露出了大半身子,浅木色的外套将那一头纯色的乌黑长发衬的很是显眼,熟悉却又掺杂着几分陌生的背影在画面中出现,将近蜕变至青年的少年束着高高的马尾,双手插兜,双腿修长。


黑发少年走到隔壁家的门前按了下门铃,“叮咚”的声音隐约透过门板传到耳边,接近血红的眼睛颜色还没有沉淀,深处却始终却带着那股与生自来的冰凉感,他靠在门边,安静地等待着。


没过多久,旁边的木门传来一声微弱的扭动声,米白发的男人将门打开,松开握着门把的手,面上依旧带着那副一丝不变的虚伪笑意,眼尾处却没了那一抹赤红的痕迹,气质明显看起来纯良了很多,他对着门边比他矮了半个脑袋的少年懒懒散散地道:“进来吧。”


鹿岛响顺手拉住没人管的门,丝绸般的发丝轻晃,在踏入屋内后将门合拢。


“咔嚓”一声,随后微弱的门锁扭动声响起,那刚刚被人打开的门锁又被重新锁上了,屋外一片宁静。



】



开首是明显的国外风景,不同于日本的独栋,装饰风格混合着淡淡地英式,画面中的房子前没有围墙或大门,同样没有标注着姓名的表札,反而是写着各自的门牌号。


对圆桌房间内三人都不太相识的人略有些惊奇,他们没想到这个初见——不管是谁的——至少会在日本。


不过既然如此,那么这个画面应该是深尾矢人或者冰爵的吧


直到镜头逐渐上滑,露出那抹黑发,这次影片的主角似乎才揭露。


是冰爵


画面中的少年靠在门边,穿着一身比较休闲的衣物,似乎只是随手披了件外套就出门了。


....不,不对,看冰爵的样子,这家的主人他并不是初次见面的样子,安室透想。


下一秒,从门内探出头来的深尾矢人神色自然地邀请少年进入,以及少年冰爵娴熟的关门上锁动作确定了安室透的猜想。


....或许是冰爵与秋泽柊羽的初见



【



画面转停顿了几秒,风微微吹动了绿茵茵的矮树丛,发出“沙沙”的声音,镜头接着转才到了室内。


黑发红眸的少年顺手从餐厅上摆做装饰的果盘上捞了一个红彤彤的苹果,“咔嚓”一声咬下了一块果肉,清爽透明的汁水微微溢出果肉,淡色的果肉被一闪而过的舌尖卷入唇齿之间,血色的眼睛中闪过了一丝惊奇。


“审讯”他抿着唇,透露出几丝抗拒,“我帮不上什么忙吧。”


“当然帮得上,因为我什么都问不出来嘛,”深尾矢人端起放了方糖红茶,轻抿了一口,语气轻快地道:“所以需要你在旁边‘听一听’,至少给我点有用的消息。”


“我其实不一定帮得上什么忙吧”鹿岛响皱了皱眉,古怪地瞄了一眼他眼睛底下明显是熬夜才酝酿出的淡淡晕黑,“难道是踢到铁板子了”


熬夜那么久


“嘛~”白发青年沐浴在窗外投入的阳光下,半张脸暴露在光下,半张脸覆在阴影中,意味不明地道,“算是吧。”


“.....就一次。”


“那么走吧”深尾矢人微笑着,并没有回应对方索求的承诺。


鹿岛响叹了口气,就着手中握着的苹果又咬了一口,早就习惯了男人的说话方式,跟着站起的白发男人拐向旁边的走廊。


算了,反正他早就习惯这家伙从来不应答承诺的性子了。


他又能怎么样呢还不是纵容他。


白发男人顺手按开了走廊灯,略显黑暗的走廊瞬间亮起,两人不紧不慢地走到了走廊止境,深尾矢人推开木门,带着他走进了书房。


......书房


少年心中浅生疑惑,审讯....带他来书房干什么


这家伙怎么想都不能够把需要审讯的对象带到书房吧


书房中办公桌上摆放着电脑,旁边是放着书籍和资料的书柜,办公桌对面还有一副挂画和灰色的沙发,一眼看去几乎一览无余,黑发少年简单扫射了一下就将注意力锁定在了书房的隔间上。


此时的隔间门紧闭着,暗锁也被紧紧扣上,两人穿过了摆件,在鹿岛响的注视下,深尾矢人掏出了钥匙,插入锁孔打开了书房的隔间门。


随着“咔嚓”一声,隔间门被打开,白发男人按亮了开关,光线从灯上洒落,露出了里面的全貌。


“!!”


在目之所及那一刻,黑发少年本来还算平静的心情瞬间掀起了滔天巨浪,他瞳孔猛缩,几近失态地转头看向身旁的米白发男人。



】



画面转入室内,少年吐出的那个词语在瞬间就让一众正直的差人皱了眉。


虽说警视厅也有审讯室,但怎么想他们口中的审讯都不一定是什么正经事儿。


看看黑道电影就知道了,都是什么带倒刺的鞭子,各式各样的刑具,生不如死的惨叫与没有止境的痛苦,血腥气在无形中弥漫,观影中的众人对深尾矢人的恶感又开始上升。


不同的是,黑方的一些人反倒对深尾矢人起了招揽之意,并在内心暗暗思考起了他们所知的情报,试图找出深尾矢人在黑色地带里的身份。


但由于这里面还没有泄露出深尾矢人所在的国家,范围太广,他们反倒找不出什么信息。


而画面中少年隐隐透露出来的抗拒反倒是让大部分人都吃了一惊。


冰爵...曾经也有这样的一面么


关于深尾矢人的那句“听一听”,无论是黑方还是红方都没能听懂,但安室透却没在意这件事,他隐隐感到了些许不安。


他想,如果这是秋泽柊羽与冰爵的初次见面的话...他们会在什么情况自下见面


江户川柯南看着画面中猛然转头看向深尾矢人的冰爵,感觉自己仿佛在这一瞬间如坠冰窟。


....不会吧。


虽说脑内不自觉地反驳着,但柯南还是忍不住想:


难怪....难怪上个彩蛋影片里的柊羽对深尾矢人的态度那么奇怪。


他咬牙切齿地想:——真是个彻头彻尾的人渣!



【



没有窗户的隔间内本来很是阴暗,但随着灯光被打开,能清晰的看到内部的景色。


隔间内本来有着的其他摆设被通通撤走,只留下了一座朴素的沙发和光滑的黑石茶几,除了茶几上放着一个盛了水的铁碗带来了点古怪的生气,这个房间看起来几乎是有些空荡荡的了。


注意到鹿岛响僵硬的表情和惊诧中混杂着几分复杂的眼神,深尾矢人挑了挑眉,道:“别那么看我,我可没虐待他,我把他绑起来只是防止他乱碰东西,顺便防止他看到我的脸。”


深尾矢人伸手指了指,“这小鬼娇弱的很,在地下室呆了半天就发了高烧,差点烧死,绳子绑着绑着血流受阻,呼吸都差点没了。”


要不是他有在照顾,早就死了。


白发男人将门拢上,顺手扣上了新装上的暗锁,“这小家伙前几天不知道被谁塞到一纸箱子里丢到我门口,我开始看到他还认为是以前留下的种给哪个老情人丢过来了,但你也知道,虽然这屋子我常来,但也不是谁都能查到的。”


“所以我去看了看是不是那几个老仇人丢过来挑衅我的,本来想着要是是个麻烦就杀了,没问题就当个诱饵或者丢到福利院去,成果嘛,假身份做的天衣无缝,真实身份却一点没影,”白发男人墨绿色眼中依旧带着那股子虚伪的笑意,却能从中窥见一丝迅速闪过的冰冷,“监控,目击,笔供,路口的眼睛,周边的人也都没看到什么可疑人物,我那天在家,程序没被入侵过,我查了他的dna和指纹甚至生活痕迹,但没有一点记录。”


这是不能够的。


但凡是人,就一定有生活的痕迹,就像是这小鬼身上有打过疫苗的痕迹,但却没有记录,怎么想怎么奇怪,按理来说就算是再黑的黑户在他的情报网下也能查点蛛丝马迹来,但这小鬼偏偏一点痕迹都没有。


现在他除了最开始得到的一句话以外,几乎没有多余的收获。


鹿岛响听到这钟诡异的情况也是眉头紧皱,拳头不自觉地攥紧,“DNA检验了吗”


“验过了,是亲生的,我找了人像师,没有意外的话他长大之后和我至少有90%-95%的相似度,且没有整容痕迹。”深尾矢人脸上的笑意淡了点。


虽然深尾矢人暂时对遗传学还不太相识,但是就光说父亲和儿子的样貌有90%多的相似度...不太能够。



伊达航握紧了女友的手,看着画面中熟悉的孩子,尽量节制住了他的呼吸,内心却冒出了把这个男人拷进监狱的冲动,小鸟川裕光在这个瞬间完全压制不住了自己属于苏格兰的凌冽杀气,将身边同样咬牙切齿的江户川柯南惊的回神。


毛利小五郎沉下神气,一众对秋泽柊羽较为熟悉的警官们也都升起了怒意。


接下来深尾矢人不负责的话语更是让两位女子高中生心生不满,园子忍不住道:“这还叫没虐待!”


红方的天真让黑方众人嗤笑出声。


这还不算好审讯折磨到半死然后送去治好继续折磨都算是常规操作了,深尾矢人的这番举措都能称得上善良了的。


而紧接着两人的对话却让不少人凝住了神色。


...黑户


没有指纹和DNA记录,仿佛凭空出现一般....


更别提那90%的相似度了,就连红方都有些忍不住生出了怀疑的心思,公安和FBI都将调查这孩子的背景这件事提上了日程。


安室透的想法得到了确定,他的呼吸依旧节制地平稳,将重心注意力转移到深尾找冰爵的原因上。


直到那句裹含着杀意的冷冰心声响起。



【



这段交流很快就结束了,鹿岛响做了一个深呼吸,瞳孔深处有一簇流光滑过,深尾矢人见他准备好了,再次推开门,两人进入门内,将门合上,鹿岛响开门时就看见了那个白发的小儿子挣扎着坐了起来——他似乎是被刚才的声音惊醒的——随着毛毯的滑落,他才看到那个儿子怀里似乎抱着一个水晶球。


水晶球属于玻璃制品,但是也不是不能当作武器,砸碎了还有玻璃碎片,可以割掉绳子。


深尾矢人纯属是个特例,鹿岛响在第一次见到他时内心就节制不住地升起了‘接近’的想法,更是第一次对他使用能力时就能听到他的情绪波动和心声的只言片语,几乎达到了真正的读心术的程度。


他也是那么得知自己很喜欢的邻居是个犯罪分子的事实,而且这家伙对他的影响力极强,仅仅是不浓不淡地关联就能让鹿岛响自认奇怪的大脑变得像正常人,他天生情绪起伏就很少,可遇到深尾矢人后情绪就正常化活跃了...


他怀疑过自己是不是一见钟情,但根据各种案例对比....不是,他不会脸红,不会心跳加速,没有情欲,也没有特别偏爱什么地方,不像爱情的人会美化暗恋者,依旧能清楚地以第三者视角对待,只是情绪会活跃而已。


后来两人也将这个能力活用了,变成了心声对话器,同时,这个能力也很适合审讯....或者说套话。


‘暖暖的!’


又软又糯的童音奶声奶气地响起,无形之中缓解了鹿岛响紧绷地神经,他无需分辨就能感受到儿子似乎在惊喜,甚至在一瞬间将情绪传达到了他的内心,让少年忍不住扬起了弧度。


然后他就僵住了。


...等会儿


深尾矢人的血脉难道有什么针对他的特异功能吗像是光暗相生之类的为什么他也能听到这个孩子的心声,甚至被情绪感染了


鹿岛响的能力在瞬间断开,在情绪波动正常的情况下,对于现在的情况,他很难做到不胡思乱想。


视线中,坐起身子的白发儿子似乎是被毛毯滑落后的寒气冷的缩瑟了一下,但他就像是有目标一样地下了沙发,跌跌撞撞地避开茶几朝着黑发少年的位置跑去。


深尾矢人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心乱了的鹿岛响面上也止不住的染上了大片的迷惑与一丝慌乱。


——这个孩子是怎么知道他在这的


那个暖暖的是指他么


眼看着儿子要向他接近,鹿岛响出于警惕往旁边后退了两步,成果对方却像是有眼睛一样,停下有又试探地往他这儿走了两步。


像是在问——我可以过来吗


两人僵持不下,深尾矢人笑眯眯地看着这一幕,墨绿色的眼中闪过一丝冰冷,接着看到黑发少年突然扭过头看着他,眼神有些无措,像是在问着什么。


白发男人点了点头,随后心怀疑虑的鹿岛响也试探着往前走了两步,在走动的过程中微微调整了一下姿势,方便他攻击或后退。


然而小柊羽并不知道这一点,但是他能感觉到那个从进入房间起就一直在散发着热气的巨型热源试探着接近了他,于是他也开心地接近了对方,然后在感觉到物体时,搂着自己的水晶球就坐在了热源的脚边。


他其实是想要抱住对方的腿的,但是他的手被一个有点硌的东西弄在一起了,妈妈说过来到这里后不要反抗,所以他放弃了用刀把那个东西弄掉的想法,干脆靠着对方的腿坐了下来,本来被冻的有些僵的手脚都暖和了起来,示好似地脑袋蹭了蹭对方的腿。


他从几天前起就一直待在这个冷的不行的奇怪地方,眼睛被什么东西捂住了,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还有一个大冰块时不时待在他身边,周围都冷冰冰的,本来他醒来时待在的地方更冷,他还发烧了,但是被那个大冰块发现后就被喂了药,丢到了这个稍微不冷一点的地方,还多了一层能起到一点作用的毯子。


而刚刚就有一股暖意蔓延过来,暖乎乎地又突然离开才把他叫醒了,没想到这个冷冰冰的地方居然来了一个比妈妈还要暖几倍的大暖炉,比毯子不知到好了多少倍!当然要接近啊!


嗯怎么好像凉了一点唔....算了,反正也没有降很多。


小柊羽现在是暖和了,但鹿岛响僵住了。


他平时在外面基本都是一个人形自走的制冷装置,除去喜寒的深尾矢人或是特别热的夏天外,很少有人会主动接近他,小孩子或者小动物就更别说了,喜欢在这附近讨食的浣熊见到他都躲着走,现在这么一个软软糯糯看起来又脆弱极了的小家伙突然接近他,鹿岛响着实是有些不知所措。


对小孩子的不知所措加上他本人对这个诡异出现的小家伙的警惕,寒气在瞬间爆发,寒气在瞬间卷席了这个狭小的隔间,深尾矢人舒服地眯起了眼睛,像是一只被顺毛rua了的猫咪。


‘啊....真凉快啊。’


听到心声的鹿岛响:


刚刚才节制住了能力黑发少年狠狠地剜了他一眼。


‘套话吧,这个小鬼明显更喜欢你呢。’深尾矢人笑眯眯地无视了他的眼刀。


鹿岛响:......


可他现在不是很想干了怎么办...


黑发少年抿这唇,低下头去,内心隐隐期望着脚边的小家伙能离开,然而就算鹿岛响瞬间放起了寒气,他脚边的小孩也没有丝毫动作,反而像是一朵在他脚边扎了根的小蘑菇,找准了自己这根树根后就黏在这儿不走了。


鹿岛响僵了许久,才不情不愿又略有些亲近地蹲下身子,慢吞吞启齿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是大哥哥!’小柊羽从声音分辨出了大暖炉的性别,想到他是问题,有点高兴地想:‘大哥哥是想要和我交换名字吗’


‘我叫秋泽柊羽哦!’


“柊羽!我叫柊羽哦!”


与在内心听到的柔软判然不同的声音,童音因为没有喝水而变得沙哑,鹿岛响下意识皱了皱眉,想去找杯水给他,但看到眼前的孩子抬着头“望”着他的样子,意识到他似乎是在等他交换名字。


要告诉他么


少年的手指缩了缩,他迟疑了片刻,放松身躯坐在地上,手指轻轻搭在儿子柔软的发丝之上,低声道,“...响。”


“我叫鹿岛响。”


感受着自儿子发丝的柔软触感和身上传达而来的热度,他忍不住身伸手去戳了戳小柊羽的面颊,得到了儿子迷茫又天真的‘望视’。


......啊。


喜爱的情绪不受节制地自另一人心底灌输传递着,少年暴露在空气中的耳尖微红,黑发滑动,喉结微微滚动,手背搭在面颊侧,面上几乎不受节制地染上红晕。


.....小孩,原来是那么可爱的生物吗。


他如此想到。



】




_


深尾:我这么屑的吗



去看彩蛋!去看彩蛋!彩蛋里有小剧场和一些解释!




*下章影片剧情将会突飞猛进,次要原因是时间大法~内有鹿岛妈妈出没(响爷:)

*放心,保证合情合理且满足风趣可爱的亲情日常!

*响爷的读心术是赤红眼尾自带的窥破,不是完整的读心术,不然剧情就不合理啦~所以私设是提取信息,要真无差别读心他早把莱伊搞死了(ᐛ)

*鹿岛响曾开窍一瞬间,但他很快就排除了自己一见钟情的想法(响爷你鉴定爱情靠谷歌和阿律遇事不决就雅虎有什么区别,难怪你们都注孤生)

*亲情向~亲情向~标了亲情就亲情~cp一律番外处理~

  • 动漫百科

13.

妖精的旋律高清不卡在线观看

熊仔动漫

2014美国科幻片冰雪奇缘高清完整版免费在线观看

图片全·娘化动漫介绍永久加强版

变形金刚领袖之证第一季第1集分集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