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龄孕妇的求子日记.2

[上海助孕公司试管成功率]

本文接昨日头条

纳入医保!试管婴儿的春天来了吗?来看一位高龄孕妇的求子日记

背景新闻:

21

日,北京医保局对外公布,将

16

项辅助生殖技术项目纳入医保甲类报销范围,并于

3

26

日正式实施。这给许多想要生育“试管婴儿”的女性,提供了更多支持。

编者按


这是一个曾经做过两次试管婴儿才成功的38岁高龄孕妇的求子日记,其中的煎熬与艰辛只有经历的人才有体会。

试管婴儿技术已经很成熟,但具体到个人,不同的身体条件,屡受摧残的心理期待,需要强有力的金钱后盾和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才能支撑,才能

守望成功。

值得庆幸的是,经过百转千回,本文作者目前已经拥有一个聪明美丽的13岁花季女儿。希望她的成功,能给还走在尝试试管婴儿路上的人,一点鼓励,一点温暖。

在求子之路上,你并不孤单。

200

8

-

10

-

20


看中医

在家恩德运第一次做试管婴儿失败后,离下一次治疗有

3

个月的间隔。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看看中医吧,于是我来到了东直门。

在这里挂的特需号倒是便宜,

100

元。看病的是个五六十岁的快活老太太,穿着利落,烫着短卷发。她坐堂,周围至少有四个助手,两个先问记病史,第三个帮老太太写处方,还有一两个自由人站在旁边旁听,明显的屋里大夫多于病人。

虽然是中医,却好像很神秘,不许男性进入。我对她的助手说,我希望我们夫妇能一起听听。助手虽然说不方便,却也没阻拦,爱人顺势坐在了旁边的小凳上。等到名医给我看病时,她让我伸出舌头,然后啧啧地说:

“哎哟,这人舌苔怎么这么厚啊?你不难受啊

?

”我的确一点不感觉难受,我只觉得这个老太太十分有趣。但见她说:“这叫什么事啊,我给你们调好了,你们试管婴儿做成了,钱都让他们赚去了。你别看我这么大岁数,我现在觉得有许多要学习的,我现在已经会看彩超血流图了,下一步我也想学学试管婴儿。哎,这儿怎么进来一个男的呀?男的我不看,请出去!”爱人赶忙出去了,在楼道里差点要放声大笑。后来,他学给他妈妈听:“我觉得这个专家像跳大神的,哎哟——,你给我出去!”

甭管怎么说,拿了专家开的草药,我天天在灶前煎煮一个小时,才得两碗苦汤,早晚喝下。按照专家肯定的说法,她能把过高的激素水平调下来,只是时间不好说。吃了一个月汤药,我去查激素水平,从

14

点多降到了

13

点多,虽然不能说没有效果,却是甚微。而且,喝了她开的草药,我的肠胃开始变得脆弱,天天闹肚子。眼看着

2009

1

月份做试管婴儿的日子又到了,我决心停药。想到喝了那么多苦汤子,身体一定不咋地,所以也没敢抱什么希望。没想到,停了一个月中药,

1

月份查血,那项关键的激素水平已经降到了

10

点多,合格了!这似乎说明,休息好要比吃药折磨自己更管用。

2009-02-02

第二次胚胎移植

最后决定在家恩德运医院做试管婴儿,是因为这里环境非常好,把病人当回事。不用再挤在走廊里,这里有宽敞的大厅,舒适的沙发,还有饮水机、电视、报刊。这里最贵的号是刘博士的号,也不过

100

元。不用担心总是轮不到你,有护士在门外叫号,到了进去就行了,夫妇俩甚至一家子进去都成,毕竟生孩子是一个家庭的大事。里面是刘博士宽敞的办公室,门关着,环境就透着权威性。这和公立医院,医生要拳打脚踢同时应对围上来的四五个病人而言,不可同日而语。至于做

B

超和化验,都是当时就能做,甚至验血几小时就可取结果,根本用不着再去预约检查。

虽然我在这里第一次没有成功,但也没有换地儿的打算。

1

22

日中午,第二次胚胎移植结束后,刘博士说:“胚胎不错,希望这次能成功。”他是个话不多的人,能得到这样的肯定,我的心情舒畅极了。

由于这次的促卵泡生长素值不像上次那样高,过程还算顺利,最后取出五个卵子,培养出三个胚胎,两个

A

级一个

B

级。又加上春节静躺了

10

天,所以抽血化验竟然怀孕了。

等化验结果的时候,我俩的心情都很沉重,做了最坏的打算。虽然,我天天做基础体温测试,已经连续多日,体温达到了

37

度,但这只能说明,怀孕能使体温升高,并不能反推出,体温升高一定怀孕。后来,我鼓足勇气问李医生化验结果是否出来了,她让我到另外一间办公室去拿,并说:“好像是好消息。”

我到了另一间办公室,没人,桌上放了一摞化验单,用几只笔压着。就像电影里拍的那样,我居然手哆嗦起来,费劲地把笔推开,颤抖着找出自己那张单子,半天看不清楚上面写了什么。后来终于看清上面写着

HCG

40

”,一颗心才知道欢跳起来。我清楚地记得上一次失败的值是

3

点多。这回,已经远远地超出了标志怀孕的“

5

”。

医生并没觉得怎样,按部就班地告诉我们,还要看接下来的

18

天长得怎么样,

HCG

这项指标那时长到

5000

,才算正常。怀孕一个月后可以做

B

超,那时要看能否看到胎心,同时要看怀了几胎。

我的性格是凡事爱往坏处想,便问:

“要长得不好怎么办?”大概医生见多了像我这样的人,说:“你干嘛老想着不好呢?”爱人也问了许多问题,李医生说:“我们要进行监测,隔一天化验一次,你们按时来就成了,知道那么多反而不好。”

我俩是经历过失败的人,面对初步的胜利都高兴不起来,生怕像走钢丝一样,在意想不到的哪步会有闪失。

所以到现在,我也是十分担心呢。不过,我的确已经是不害怕失败了,大不了从头再来,虽然麻烦,但基于有志者事竟成的古训,坚持下去就能看到希望。李医生说,她所知道的,有人在北医三院做了

19

次,终于成功。这才叫毅力。

2009-02-06

真的做好准备了吗?

因为我们的孩子是在试管中诞生,所以,我能数着天数地知道,自己已经怀孕两周。

又因为一直在静养,为了那些小胚胎能活下来,每天每顿都像个吃饭机器,所以本来已经进入中年开始发福的身体,又猛长了五斤,我已经感觉自己像怀孕三个月的人了。

按照医生所说,

HCG

值要每隔

1

天翻一倍,一直翻到

5000

以上,才算正常。目前,我的

HCG

值正按照

40

106

230

的进程往前翻着跟头,要是哪一天它不翻了,一切就归于失败。所以,每次抽血化验,都是一场担惊受怕的考验。耐心等待结果的三个小时,就是心理上的一场鏖战。有认识的病友向别人介绍,说我“成功了”,我一定要说“还不一定呢!”。因此,至今,我仍然没有孕妇的感觉,还挣扎在病人的角色中。

今年我该

39

岁了,但心理年龄一直停滞在学生时代。这可能跟自己结婚晚,生孩子更晚,角色长期没有转换有着直接关系。小孩叫我“阿姨”,我都有点不习惯,很难想象有个孩子管我叫“妈妈”。

我一直觉得自己不够成熟老练,我怎么才能把自己的小孩培养成能适应这个社会的人呢?我只能教给他一切美德,然后让他在不断吃亏上当的摸索中变得成熟。这其中他肯定要吃无数的苦头,就像一路跌跌撞撞走来的我。对此,我真是抱歉。

苗苗刚出生时


我是个理智而悲观的人,我的孩子肯定要受到我不好的影响。要是他很理智,又很乐观,那一定是我克服了自己许多常态,努力培养他的结果。在这个过程中,我希望自己也能有些改观和进步。

这几天,我看了几位孕妇的博客,都写的是她们怀孕的欢喜历程。我一再地问自己,为什么我高兴不起来呢?为什么我充满了忧虑?原因只有一个,因为我老了,没有年轻

10

岁的孕妇的欢欣。我忧虑的事情更现实,这次怀孕会不会是昙花一现的美梦?会不会在哪一步终止?作为高龄孕妇怀的孩子会不会畸形……这只能说明,人应该在哪个阶段干哪个阶段的事情。错过这个阶段,一切都有可能变味。

我的一位同学,在去年年底某个突兀的时刻,打来电话,说:

“每次都是我夫人看了你的博客向我转达——哎,你干嘛那么费劲地要孩子啊?没有就没有吧。”我说:“那把你儿子送我吧。”那个小孩我四五年前见过,那时还是个说话不大利落的小鬼头。

他说:

“养这么多年一下送你还真不舍得。”这位言行不一的先生的这番话,如一颗流星迅速划过我的生活,让我愤愤不平了几分钟。看来,孩子也的确是人生值得骄傲的一个资本。想要孩子的人没有孩子,太是一种缺憾了。为了让人生圆满,我持之以恒地努力,终于见到了曙光。不过,似乎艰辛盖过了喜悦,也难怪高兴不起来。

我的确还没有做好准备,要处理那么多琐碎的牵挂!胎教奶瓶尿布生病上学

……房子还不够大,钱还不够多,热情还欠缺……我拿什么奉献给你,我的孩子?关键是,奉献是多么可怕的疯魔状态!多少人假汝之名,甘于平庸。而我并不打算做个一天到晚把孩子挂在嘴边的人。

也许我还没准备好,你就凑合接纳我这个水平不高的大人吧,小孩儿!


2009-02-16

生怕生化

“生化”这个词,我在网上常见,但具体意思不大明白。后来,有个病友和我闲聊,也说到这个词。我问她什么意思,她说就是胚胎长着长着不长了,没有了,就失败了。这是试管婴儿经常出现的现象。后来,抽血的时候,我再次就这个问题请教护士,她讲的意思也差不多。“生化”是一个多么令人沮丧的词!

说到抽血,仅移植之后,为了了解

HCG

的值,我已经抽了八次血,每隔一天抽一次。我的血管算得上是世界上最难抽的血管之一。每次要扎两三个地方,才见到血。为了让自己早点解脱,我经常建议护士直接扎手腕。结果,手腕的血管被扎得都硬了。

好在

HCG

在前几次翻得都不错,分别是

40

106

230

483

1354

。我兴奋地对爱人说:“苗苗在翻着跟头往前跑呢!”也许是高兴得太早了,到第五次查,它跑慢了,

2554

,没有翻到一倍。

医生连忙说:

“没事没事,就差一点。按医学书上说的,按

66%

的速度增长,就算正常,我们为了好记,才按一倍算。”虽然如此,我心里还是咯噔了一下,又把结果短信发给了“生孩子的专家”北京医院的邵医生——

2006

年我在北京医院做腹腔镜手术,听邵医生对一个患糖尿病的孕妇说:“我是生孩子的专家,不是糖尿病专家。”——邵医生后来打来电话,也认为没有问题。

这次抽血之后的第二天是我节后第一次上班,下班回到家感觉很疲倦。到第三天再去化验。在医院里等到

10

点半,见化验员来送化验单,我和爱人在楼道里把他截住,打探结果。我问:“到

5000

了吗?”他说没有,

3775

。我俩听了都像霜打的一般。化验员安慰我们:“瞧你们俩,脸儿都变了。没事儿没事儿,听听医生怎么说。也许不像你们想象得那样呢!”

见到赵医生,她也尽力安慰我们,说

HCG

如果按照最初的

40

算,到今天应该是

2800

左右。她让我们两天后来医院做个

B

超,看看是否有胎囊,“如果子宫里没有胎囊,有可能是宫外孕,那就得停药了。”

“把所有药都停下来吧!”——早在去年

10

月份,就是这位赵医生对我们宣布的失败结果,一想到又有可能听到这个宣判,我俩都感觉心灰意懒。走出医院,爱人装出充满信心的样子说:“你放心吧,小苗苗肯定活着呢!就是它跑累了,所以慢了下来。你还要继续加强营养。”我的营养已经明显过剩,都堆积在肚子上,自我感觉已经很像个孕妇了。

把情况再次告诉了

“生孩子的专家”,不久,邵医生又打来电话。他问我肚子是否有下坠疼痛的感觉?我说自己什么感觉都没有。邵医生对

3775

这个值不置可否,让我感觉很是不安。他说:“这两天你一定要卧床休息。”听了他的话,我提前下班回家躺着了。

这种悬着的感觉真是累。

周六在家躺了一天,尿频严重,于是自我安慰:

要是孩子没了,为什么会出现怀孕的尿频现象呢?

同时又觉得无限懊恼:

这叫什么事啊?

怎么孩子会长着长着就有可能没有了呢?

生化,这是为什么呀?

周日早早起床,无限忐忑地来到医院。因为排队交费的人多,我跟赵医生商量,请她先给我看

B

超,我之后再把收费单据给她。赵医生早晨就要进手术室,所以她马上同意了。检查前,我问她:“要是这次失败了,是不是6月份再来?”她嫣然一笑:“干吗不想乐观的事?看看结果再说吧。”

为了减少对胚胎的辐射,她的动作很快,然后果断地告诉我:

“在宫内,有一个胎囊。”说着把屏幕转向我,让我看。我看到一个黑豆豆显示在屏幕左上方,惊喜中带点遗憾:“就一个呀!要是两个多好啊!”赵医生笑了,我也觉得自己太是得陇望蜀。

又去抽血。这次护士在我手腕处也差点没扎出血来,针在皮下探寻,手腕感觉刺痛。我正想说

“要不换个手腕”时,血流了出来。等到10点半的时候,值出来了:

6385

。李医生说不用再查血了:“因为无法做

B

超,所以我们通过

HCG

来观测。但超过

5000

,再查意义就不大了。有人

HCG

达到

1

万,也没有胎心。你们下周日做

B

超来测胎心。”

我依然担忧:

“要是测不到胎心呢?”李医生说:“那就再观察五天。”看我们依然紧张,年轻的医生安慰我们:“我觉得你们这个没什么问题。”

这时,我忽然想起以前在这间办公室听到的一段对话:

医生:

“你就相信博士好了,要对博士有信心,他让你干嘛你就干嘛。”

病人:

“我对博士有信心,可是我对自己没信心!”

缺乏信心,恐怕是大家的通病,因为失败给人刻骨铭心的记忆。我们也如此。

在这里,我见到的最有信心的女孩是一个重庆人,

38

岁,无论什么时候,她都兴高采烈。她跟我同一天取卵,只有

2

个卵子,可是她却高兴地说:“说不定是龙凤胎呢!”但后来我移植的时候,却没有见到她娇小美丽的身影。再后来我多次来抽血,也没有看见她。见不到她,我真是遗憾。

接下来的一周,我还是有点担心,暂时不想这个问题了。

2009-02-22

小心

苗苗的心有多小?一定像针尖那么大。做

B

超时,赵大夫看了半天,说:“隐隐约约好像有胎心。”我正不知道该怎样刨根问底时,她又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肯定地说:“有胎心

!

好,什么都不用追问了。

我现在终于成了有两颗心脏的人,只不过另一颗心脏小得像一粒米。想想世界上还有这样小的心脏,我就觉得好玩儿。目前,苗苗除了拥有这颗米粒心脏外,恐怕还一无所有。

我已经怀孕

48

天,七周了,除了尿频,还没有任何反应。也许,我是一个幸运的孕妇,将毫无不适反应地度过孕期。

对比上次的

B

超图,赵大夫说:“长大了一点儿。它的位置有点偏,接近宫角。如果你感觉疼痛,要马上跟医生联系。”她又开了一堆黄体酮和

HCG

针剂,还特意加了一种保胎的中药口服。

一岁多的苗苗


为了这个两厘米多的苗苗,要有这么多激素和药物保驾护航。这是普通孕妇所不需要的,但对于我们而言,停了就意味着苗苗不能再长下去。虽然,我常常怀疑自己是否需要这些药剂,但也根本不敢真停药拿苗苗的小命尝试。

每天打下去的黄体酮堆积在臀部肌肉中难以吸收,成了两块大疙瘩,就是不停地热敷也不见效。黄体酮要打两个月,然后每周减一支,从六支减完,一共要三个半月左右。看别的孕妇的博客说她要打

10

天黄体酮,自己也就咬牙忍忍吧,显出做母亲高尚的自豪,让我觉得很好笑,也有点羡慕。

在今天之前,我对所有的人说:

“我还不一定能一直怀孕下去,它要不长了,没有胎心,那就意味着失败,需要从头再来了。”因为我知道高兴得太早,往往可能乐极生悲,不如提前想好最坏的打算。但几乎所有的人,都笑我杞人忧天。这也只能说明,他们没有经历过这个事,不知道其中有多少艰难险阻。

好了,从今天起,我可以把自己视为一个孕妇了。

责编:段然

审校:娜拉

终审:孔平

上海试管成功率

这是来自西港张女士的求助>

张女士和丈夫均来自湖北农村家庭,她在国内被告知不孕不育,进行试管失败后,其母亲又患肝脏巨大血管瘤,存款耗尽,家庭经济不堪重负。

为改善家庭生活,2021年3月张女士夫妇带上1万美元家底奔赴柬埔寨闯荡,不料竟意外怀孕生子。

宝宝出生后一直呕吐,检查发现患先天性幽门肥厚性狭窄,术后曾发烧4天4夜,高昂治疗费使他们家底消耗殆尽。宝宝体弱多病,健康堪忧,张女士求好心人帮助一张机票,让她带宝宝早日回国接受良好医疗、健康成长。

宝宝的出生是个意外,是惊喜更是惊吓,请耐心看完这个故事。>

被“判”不孕不育、试管失败>>

张女士赴柬闯荡,却意外生子

>

2019年

张女士在

上海医院检查发现子宫畸形,自然怀孕概率几乎为0,她曾做试管婴儿,结果以失败告终。

医生说,张女士虽27岁,但卵巢早衰,排卵功能相当于40多岁的卵巢年龄,而且衰退速度比正常人快。当时做试管取卵,40多岁的人促排能取十几个

卵子

,而她只取到4个。

试管最后失败,十几万打水漂。这也意味着张女士失去了当母亲的资格。伴随不孕噩耗,张女士母亲因患肝脏肿瘤治疗一年时间,家中存款耗尽,张女士与父亲每天轮流照顾。婆家那头,公公患有尿毒症伴高血压,每周要透析3次,婆婆常年在家照顾。

>

试管失败、老人手术、治疗费......使双方家庭陷入经济危机,张女士与丈夫肩上重担加剧。

>

考虑两人无儿女羁绊、为了让父母们生活好过一些,2021年3月份他们带上仅剩的1万美元家底奔赴柬埔寨闯荡,但入境隔离就花去2000美金。

>

抵达西港后,高昂的生活消费水平、租金,更是将他们本想经营小本生意的美好念头击得粉碎,身上积蓄一直消耗。

2021年8月份,一个既惊喜又惊吓的消息降临。不孕不育的张女士被医生告知怀孕,且宝宝接近32孕周。

宝宝意外降临,是惊喜也是惊吓

>

张女士对自己“不孕不育”深信不疑,甚至做好“丁克”的准备。

她根本不敢奢望自己有天可以生孩子当妈妈,但上天却真的赐予了她这个机会。

2021年3月份,她赴柬隔离期间一直呕吐,但

从未想过那是孕吐,

总以为因水土不服、饮食差异引起的肠胃问题。到西港后,这种症状并未消失,且严重便秘,她去医院看病被视为慢性胃炎,一直药吃。

由于肠胃不舒服、身体疲惫、精神状态差,张女士也一直没有找工作。直至发现肚子出现“硬块”,她担心长肿瘤,于是到西港另一家医院检查,医生才说她可能怀孕了。

>

自从取卵做试管之后,张女士例假一直不准,加上孕肚不明显,所以她至始至终从未想过自己竟然已经怀孕。

医生替其检查确定她已怀孕数月,她才相信。

张女士既开心又担心,

因为>

怀孕期间她一直在吃胃药、打点滴,怕对宝宝畸形或身体产生严重伤害。

>

丈夫下班回家后,他们立即商量买机票回国事宜。为了赶在分娩前回国,夫妇俩人忍痛花几万元购买高价机票,可航班被取消了。

>

一票难求、孕周又超过32周,张女士只好在柬埔寨生孩子。宝宝的到来,一家人在喜悦之余,更多的是担心和不安。

宝宝患先天性幽门肥厚性狭窄

>

手术后曾发烧4天4夜,健康问题仍堪忧

>

当时

张女士产检羊水污染,医生说因子宫畸形,胎盘前置危险2级,需提前剖腹产。单在

医院剖腹产就花了3200美元。

宝宝出生15天后,吃奶总出现严重呕吐现象,

第30天被查出患有新生儿先天性幽门肥厚性狭窄,医生说需立即手术。

西港新生婴儿医疗条件较弱,张女士夫妇俩带着宝宝奔波五六个小时前往金边,

幸运的是宝宝手术已顺利完成。

>

柬埔寨医疗费高又不能报销,宝宝手术、治疗及请翻译费用,又花掉3万多人民币,这让本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因积蓄耗尽,张女士丈夫只好向同事借2000美元用于宝宝手术。

>

目前宝宝身体正在恢复中,前几天宝宝突然发高烧4天4夜,健康堪忧,让毫无经验的张女士夫妇捏了一把冷汗。

>

高龄孕妇的求子日记.2

医生说,孩子手术全麻,使用激素、抗生素等药物,后续抵抗力肯定差一些,需要大人细心呵护,特别是预防发烧、肺炎及支气管炎等。最重要的是,宝宝术后仍需继续观察身体健康状况,另外也要进行新生婴儿常规检查、接下来还要接种疫苗等等。

>

柬埔寨医疗条件有限且医疗费高昂,每次带孩子去医院都得跑到金边,语言沟通问题又得请翻译。张女士丈夫是家里唯一的劳动力,他在西港一家公司上班,月薪1万,每月还得还6000多老人医药费贷款。

一人工作,养活几口人。宝宝在出生、动手术期间,张女士的丈夫前后请假近一个月时间陪伴,导致家庭经济陷入困境。

新生婴儿健康问题堪忧、柬埔寨医疗水平肉眼可见,医疗费用昂贵

等一系列问题都成了眼前莫大的困难,

这也是张女士迫切想要带孩子回国的原因。

>

因此,张女士通过柬埔寨头条发布求助信息,希望有好心人士能够伸出援手,让宝宝早日回国,她和宝宝将感激不尽。

[上海助孕费用优贝贝怎么去]

标签: